歡迎光臨自貢文學網!
當前位置:首頁 - 短篇小說
雪夜
2019-1-4 11:18:11 丨  閱讀(1028) 丨 收藏

  

 

(張燕)

 

悅湖半島是一個高端小區,原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吳夢瑤的家就在這里。近幾年,隨著日子越來越好,夢瑤搬過幾次家了,特別是老公經營的公司業務越做越強大,夢瑤便辭職回家做了全職太太。

夢瑤女兒高中畢業便被送到國外升造,老公祥瑞忙于他的事業基本上無暇過問家里的事。于是,夢瑤便常常獨自守著諾大空曠的家。夜幕降臨時,通常是夢瑤一天中最難捱的時候。在寂寥的家里,晚上有一搭無一搭的喝點湯、吃點蔬菜、水果,然后牽上她的愛犬多咪到小區溜達一圈。回來敷上面膜,玩玩兒手機,或者窩在沙發上看看泡沫劇,日子過得很是無趣。

進入冬至后,氣溫驟然下降,這晚,祥瑞依然很晚未歸屋。天冷,夢瑤沒帶多咪出去,多咪圍著夢瑤轉來轉去,最后跳到夢瑤的腿上。客廳電視每天定時打開,盡管少有看,但有電視的聲音仿佛才有家的氣息。祥瑞總是忙,總有談不完的業務,忙不完的應酬,總有那么多不回家的理由。“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……”夢瑤手機里傳出林憶蓮的歌聲,夢瑤覺得那凄愴憂郁的歌聲就象是為自己量身寫的,每當聽到這首歌時都會令她一陣低沉傷感。

“瑤姐,快下來看,下雪了!”保姆秀秀一聲驚喜的叫喚,夢瑤從樓上下來,走到客廳外面的露臺上,一股隆重的寒氣迎面襲來,夢瑤立即打了個寒噤。窗外紛紛揚揚飄起的雪花給波瀾不驚的日子注入些新的生機與活力,給難得一見雪景的人們平添一份新奇,一陣驚喜。

夜幕下,遠近高低房屋的窗口,散發出冬日的溫暖,透過那一扇扇小窗,走入各家各戶,都有其平常或驚心的故事。看著隨風輕飏的雪花,夢瑤的心象被什么敲擊了一下,立時震顫起來,她的思緒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個雪花紛飛的夜晚。

 

那是一個嚴寒的冬季,夢瑤生活的南方城市,下了一場多年未遇的大雪。那時夢瑤剛結婚,同中國廣大普通百姓一樣,人們都處于貧窮落后的階段。夢瑤與老公新婚燕爾,分居兩地。小兩口兒那時一窮二白,沒有住房,沒有家俱,更沒大型家電、汽車之類今天看來普通的生活物品,套用一度時髦的用詞——“裸婚”。好在祥瑞在單位有一間只住了他一人的單身宿舍,這成了他和夢瑤唯一可以短暫而甜蜜棲息的巢穴。而夢瑤一共住三人的宿舍,算是對為數不多女大學畢業生的特別關照了。

一個偶然的機會,祥瑞出差來到夢瑤工作的城市。祥瑞的突然到來,令夢瑤一陣驚喜。恰巧當天同屋的小敏回了老家;小芳值夜班,就只有夢瑤一人。

吃過晚飯,二人手牽著手,相依相偎地去看了場電影。電影結束走出影院,隆冬臘月的一股寒氣,突然向兩個年輕人襲來,夢瑤瑟瑟地打抖,縮緊脖子。祥瑞連忙將身上的外衣脫下欲給夢瑤披上,被夢瑤阻止。祥瑞就敞開胸懷,將身材嬌小的夢瑤攬入懷中。深夜的嚴寒,雖然奇冷,但兩顆緊緊依偎的心卻蕩著暖意,他們憧憬著、幸福著朝著夢瑤的單身宿舍走去。

遠遠地,夢瑤看到自己宿舍的窗口透出了燈光,這份光亮讓她的心突然一陣發緊,這一刻夢瑤意識到屋里回來了人。她讓祥瑞先在樓道停下,自己箭步走向宿舍,正掏鑰匙時,門突然打開,站在夢瑤面前的是笑意盈盈的小敏。“本來計劃明天回來,主任通知加班,所以今天就回來了。”……夢瑤只覺得頭嗡地一下,呆呆地不知該說什么。

看到夢瑤垂頭喪氣的樣子,祥瑞一下子明白了。“走吧,出去打旅館。”夢瑤怔怔地立在原地,噘著嘴怨道:“事先也不打個招呼”。祥瑞伸過手來連拽帶擁,拉著夢瑤朝醫院大門走去……

靜謐的夜不聲不響地飄起了雪花,呵著寒氣的小兩口走進一家旅店的大堂,一個端著海碗在吃面的服務生,有些不耐煩地對他們說,“滿員了!”

“滿員了!?”夢瑤的聲音象是帶著哭腔。“今天省上開什么會,外地來了好多人,有空房間我還不讓你住么?去別處看看吧?”

二人郁郁地只好又往別處走。如那個男服務生所言,所有能找的、能去的旅店都滿房了,時針已是凌晨一點過了。二人在寒夜中牽著手踽踽地走著,雪花在他們身上積了一層白霜,腳下不時發出卡嚓卡嚓積雪的碎響。走著走著,望著四周零星還亮著的燈光,夢瑤嘆道:“什么時候,有一處屬于我們的房子啊?不奢望有多大,能安一張床、一個飯桌、不透風不漏雨我就知足了。”聞言,祥瑞將夢瑤朝自己擁得更緊,“會有的。面包會有的、牛奶也會有的。”祥瑞學著電影“列寧在一九一八”中瓦西里的口吻,嗡聲嗡氣地說。面對老公想法設法的逗自己開心,夢瑤禁不住咧嘴笑了笑,這一笑里夢瑤分明感到自己想哭,一股說不出的苦澀與無奈在胸中涌動。

“瑤瑤,我送你回宿舍吧,你明天還要上班。”

“那你呢”?“我一個大男人還難得了我?”

夢瑤不依,“我要和你在一起”于時,二人圍著醫院圍墻,繞了一圈又一圈。雪下大了,雪花漫天飛舞,地面開始呈現耀眼的銀妝,寒風刮在臉上生生的刺疼。深一腳淺一腳,夢瑤腳下的步子越來越沉重,一雙眼皮也開始不停地打架。最后在祥瑞的“架持”下,夢瑤終于被“逼”上了單身樓。在臨進屋的時候,夢瑤轉過身一把將祥瑞緊緊地抱住。“乖,聽話,進去好好睡一覺,睡不了多久就要天亮了,你的工作出不得差錯。”……

夢瑤很困,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。忽然,她一骨碌爬起來,穿上衣服,襪子都沒顧得上穿,打開門便咚咚沖下樓。在萬籟俱靜空曠冰冷的雪夜,夢瑤踽踽的身影,從醫院內到醫院外,平時連老鼠都害怕的年輕女子,這時竟沒有半點駭怕,此刻,她只想找到祥瑞,與老公在一起,哪怕不睡覺,哪怕就是撲死,她也愿意。

祥瑞不知躲到哪兒去了,夢瑤能想到的、能找去的地方都找遍了。夢瑤心里焦灼著,全身瑟瑟發抖,她很想哭,想喊,但是,她最終還是垂頭喪氣地回到了宿舍。

那晚的雪一直下個不停,第二天清早,四處白茫茫一片,一派銀妝素裹景象。

“噢,下雪了”!

“這雪真大!”

夢瑤被一陣嘈雜興奮的聲音驚醒。睜開眼,她突然想起了祥瑞,她連忙起身去開門,門剛一打開,夢瑤驚喜地看到祥瑞站在自己面前。夢瑤不知祥瑞在門口等了好久?更不知他昨晚將她逼回宿舍后,他自己躲在二樓男宿舍過道的拐角處綣縮了后半夜。夢瑤這時全然不顧過道上來往的人,抱著祥瑞就是一陣推搡、捶打,“你跑到哪兒去了!跑哪兒去了?!”……說著、說著,夢瑤竟哭了起來……

  

站在露臺上,夢瑤此刻想到二十多年前這段往事,那一個個場景片斷還那么清晰,就象在眼前一樣,夢瑤相信自己這一生都不會忘卻那個不同尋常的雪夜,想著想著夢瑤覺得喉籠一陣陣發堵,不知不覺眼眶里又含了淚。

 “瑤姐,外面冷,進屋吧。”秀秀的聲音,打斷了沉浸在往事中的夢瑤。夢瑤從露臺走進屋,她看了看墻壁上的掛鐘,快十二點了。多咪湊到夢瑤跟前,搖晃著尾巴討寵,夢瑤將多咪抱起,拖著無精打彩的腳步往樓上臥室走去。

當晚,夢瑤做了個夢,夢到整個世界都是一片白色,她與祥瑞在白皚皚的雪地里,歡笑著、奔跑著,夢瑤手心攥了一捧雪,她想將手里的雪朝祥瑞狠狠地投擲過去,但任她一直追、一直跑,就是追趕不上他……

 
  • 1
  • 2
  • 請登錄后評論:登錄 | 注冊
    登錄帳號
    點擊刷新!
    沒有賬號?   立即注冊   找回密碼
    文學新氣象
    文化動態
    自貢文學網恭候您的意見 -簡介 -聯系我們 -法律聲明 -投稿須知
    聯系人:黃德涵聯系方式:13541698100地址:自貢市泰豐大廈18樓13號
    Copyright©自貢文學網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蜀ICP備16021653號-1
    HO168真人娱乐 赤水市| 迁西县| 吴旗县| 米易县| 岑巩县| 宽城| 博兴县| 芒康县| 右玉县| 资中县| 化隆| 门头沟区| 澄迈县| 宣汉县| 博爱县| 寿光市| 孝感市| 长兴县| 遂平县| 呼伦贝尔市| 德惠市| 临西县| 鄂州市| 石柱| 镇雄县| 临夏市| 扬中市| 无为县| 汝南县| 道孚县| 郎溪县| 福鼎市| 封开县| 舒城县| 石狮市| 项城市| 菏泽市| 黑河市| 宁都县| 瓦房店市| 铁力市| 望谟县| 班玛县| 曲靖市| 乐清市| 抚顺县| 屯留县| 水城县| 普格县| 宜春市| 仪征市| 长子县| 达日县| 山东| 西盟| 吉木乃县| 当涂县| 林州市| 土默特右旗| 菏泽市| 内黄县| 肇东市| 吴江市| 台湾省| 乌苏市| 东平县| 黔西县| 昌乐县| 伊宁市| 天津市| 福海县| 岱山县| 徐水县| 南岸区| 漠河县| 绥江县| 临潭县| 平邑县| 马边| 博野县| 罗山县| 武夷山市| 民勤县| 睢宁县| 叶城县| 桂阳县| 沁源县| 军事| 云梦县| 如东县| 远安县| 桓仁| 北碚区| 东兰县| 灌阳县| 奉化市| 平原县| 三江| 繁昌县| 甘谷县| 丰都县| 东阳市| 延津县| 平江县| 德庆县| 临泽县| 定安县| 中江县| 锦屏县| 隆回县| 西林县| 大宁县| 赤峰市| 瑞安市| 新津县| 蓝山县| 扎兰屯市| 濉溪县| 昭觉县| 新宾| 合江县| 靖安县| 清远市| 正镶白旗| 赞皇县| 乐山市| 龙泉市| 内黄县| 冷水江市| 依安县| 宜兰市| 手游| 盖州市| 从化市| 深水埗区| 盘山县| 万安县|